一色

端午见

中国文化纪录片(B站转的,自码)

〆 沉迷胖球的某碎:

资源站:



1. 我在故宫修文物av3924328
2. 国脉·中国国家博物馆av4152415
3. 御膳房av4004813
4. 帝陵 av4619981
5. 中国通史av5670296
6. 北京中轴线av4378167
7. 大明宫av1730716
8. 大运河av4139898
9. 超级工程av6456542
10.航拍中国av8320409
11.舌尖上的中国第一季av3585546, 
第二季av4231881
12.长城av3122019
13.楚国八百年av992037
14.台北故宫av3578648
15.汉字五千年av250263
16.河西走廊av2229874
17.新丝绸之路av1242179
18.史说汉字av2483589
19.海昏侯大墓av3563428
20.复活的军团av522440
21.圆明园av1563053
22.东方帝王谷av2484328
23.望长安av4686831
24.布衣中国av8802176
25.大汉帝国av5332988
26.中华文明av3479721
27.历史的拐点av5957522
28.世界遗产在中国av4734362
29.再说长江av2120529
30.美丽中国av2251606
31.敦煌av5031538
32.敦煌画派av9940353
33.与全世界做生意av2837502
34.留住手艺av3193310
35.第三极av8668069 
36.当卢浮宫遇见紫禁城av1458232
37.天河av2933029
38.光阴·西藏的西藏av4471131
39.中国高铁av9701763
40.筑梦路上av5053430
41.故宫100av4114589
42.我们诞生在中国av7346616
43.锦绣纪av6294513
44.古兵器大揭秘av5838576
45.大国重器av1806333
46.寻味顺德av4673559
47.味道云南av3692768
48.客从合出来av1088790
49.南宋av3613036
50.神秘的西夏av4670883


旧时雨(上)

   




  马龙第一次见张继科是在街角,被母亲抱在怀里的他看着那人被人踩了手臂,立刻跳了起来,撞向那人大腿,引起不小的骚动。

  母亲抱着他走进骚动旁的小餐馆里,看了眼人群里的情形,“这小乞儿,怪可怜的。”

  马龙搂着马夫人的脖子,看着被人拎起来摔在地上的张继科,一下子有些出神,回过神来已经被父亲命人牵进了后院。

  第二天一早,马龙被小厮领出来吃早餐就看见昨天那个小乞儿坐在他原本的位置上,笨拙地学着拿筷子的方法 。

   “龙啊,以后你就多了一个哥哥了,叫他继科哥哥就好。”马夫人耐心地教着张继科拿筷子,对着站在一旁单位马龙笑了笑。


 
  小孩子,对占了自己座位的不速之客多少有些不喜欢,但还是乖巧应了声好,挨在母亲另一半坐了下来。

  父亲在前厅忙着柜台,马龙喝了两口小米粥便没了胃口,便抬着头看着张继科,被马夫人打理的干干净净,倒是个白嫩的公子哥模样,不知道怎么就成了乞丐。

  “你带着继科哥哥在后院玩,娘去前厅帮着你爹照顾生意。”马夫人喂饱了两个小家伙便赶着他们去了小院 ,嘱咐了丫头看好他们就进了前厅。

  “继科哥哥好,我叫马龙。”丫头在一旁候着,园中央就剩下了这两个小子,马龙试着拉了拉张继科的手,笨拙地介绍着自己。

  张继科防备地看了眼马龙,想抽出手,但是马龙攥得紧,再加上马龙像个白面团子一样的小脸,还是放弃,不吭一声任由着他牵着。

  孩童时期总是过的很快,从张继科愿意张嘴应马龙的第一句话,到后来替马龙挨先生的板子,替马夫人上街购置家用品,替马先生料理些琐碎的小事不过也就几年的功夫,小乞儿长的很快,五官也渐渐长了开来 一双桃花眼生的分外好看,人又懂事,引的邻居直夸马夫人当初眼光好,白得这么一个好儿子。

  马夫人总是温婉地笑着,替马龙和张继科裁着过年的新衣。

  “继科儿,隔壁院的小桃今天送了我颗红豆,你看。”两个少年坐在院子的榕树下,马龙从袖口掏出颗圆润的红豆放在张继科面前。

  “…这是人家姑娘喜欢你。”张继科看了眼红豆,随口答了一句,也没怎么放在心上,便又研究起他的兵书来。

  “…”一旁的马龙原本想再说些什么,见他这样,只得作罢,微叹一口气。

  “继科,你怎么天天看这些兵书啊,爹爹说我们得努力看些四书什么的,以后才好出人头地,做大官。”

  “那些我不喜欢,看了也是白看不如这兵书读起来甚是有趣。”张继科笑了笑,回了一句。

  “…继科,你可千万别去战场。”马龙突然有些不安感,念叨了一句。

  “这是哪里的话,国防在于兵,男儿应当以上战场杀敌为梦,爹娘也同意,怎么到你这,反而不许了呢。”张继科诧异地合了书本,看着马龙。

“…”马龙看着他坚持的眼神,突然就懈了气,打了哈哈遮掩了过去,便自顾自看起了《中庸》。
只是想你平安而已。













先挖个新坑浮沉有点小问题我得再改改
有个很尴尬的事,浮沉里面有百合线,不知道大家能不能接受 不能的话我再改改

段子

里约后他们邀约不断,张继科更是忙的团团转。
马龙实在不喜欢,推了不少,得了闲暇窝在家里看电视,正巧看到那人的采访。
“你会进娱乐圈吗。”小记者问了一句 ,那人轻笑了一声。
“做明星能让国旗升起来吗。”
马龙也跟着笑了起来,从沙发缝里摸出手机发了消息给那人。
张继科正在拍广告,休息时间便看到自己手机屏幕一亮。
“我家里有国旗,你要来我家升国旗吗。”













明天搞完事回来更文

浮沉(试阅)

龙獒无剧情无感情线

万字一发完(我的锅没输完电脑先放一点)

瞎几把乱写

 

 

 

  夏夜常见雨,伴着令人发憷的雷声,坐落在市中心的天怡酒店三楼却丝毫未受其扰,珠光宝影,觥筹交错,各式的晚礼服在悠扬的乐曲声中划着纷繁的花。

  “龙爷,夫人到了。”西南角的黑衣男人轻按耳麦表示收到信息,走到大厅中央的马龙身旁,轻声道。

  “嗯。”马龙轻应了一声,抿了口手中的鸡尾酒,“诸位,内人已至,马某暂且失陪。”

  “是是是,夫人要紧,龙爷快请。”围在马龙身旁的人顿时散开,为马龙让出空路。马龙轻轻颔首,唤来小厮放下酒杯,向厅口走去,还未至厅口就看见张继科穿着淡粉色的西装跨进厅口。

  “夫人好。”侍从们的声音整齐且响亮,一时间整个大厅安静下来,将视线投到厅口。

  “怎么才到。”马龙笑着走到张继科面前,自然地揽过他的肩膀。

  “这不是想让龙爷你多等一等吗,张继科顺势倚在他身边,刘海向上梳的一丝不苟,淡粉色的西装衬的他格外白皙,若是放在别人身上少不了一番议论,但现下大厅却无一人敢出声,笑话,肖门的太子爷,秦门的当家主母,谁敢多言半句。”

  “走吧,先去见过父亲。”马龙再未多言,揽着张继科往秦志戬方向走去,宴会这才重新热闹了起来,又恢复了初时的喧嚣。

  “父亲,继科儿到了。”秦志戬站在大厅偏东北角的位置,从正门过去还有一段距离,有不少人想上去攀谈却又碍于规矩,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走向秦志戬。

  “父亲。”张继科顺着唤了声,恭顺地低了低头。

  “好好好,自你出国,我们爷俩可真是数日不见了。”秦老点点头笑的欢畅,“马龙他可是每天都得问问你的行程安排。”说完,拍拍张继科的肩。

  “前几日便已到了国内,只是父亲那边有事交代,这才耽搁了几天,还请父亲恕罪。”张继科还是低着头解释着这几日晚到的原因,秦老也未再多说什么,“行了,你们年轻人自个玩去吧,不用围着我这个老头子了。”

  他们二人遵言离开,一时间不少人围了过来,各自应付完已过了不少时间,找了借口躲到一旁的餐桌旁,“问出来什么了吗。”马龙问道。

  “没问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看起来是个软骨头,招地很快,但是招的东西应该是提前串好的。”张继科挑了几块小饼干,看了眼马龙,道。

  “看来是招了秦门的人了。”马龙摇了摇刚拿起的香槟,看着淡黄色的液体在灯光下折射出耀眼的光。

  “恩。”张继科应了一声便专心吃起来,一时间二人并未再多言,乐曲声在悠扬的尾声中消散在空中,不少宾客前来拜别,宴会已结束。

  驱车回秦宅的路上二人一路无言,秦志戬按惯例回了刘府,偌大的秦宅抛却仆人便又只剩下他们二人,下人们接了二人的外套,准备了些暖胃的小食,马龙盯着张继科吃了就上了楼准备洗澡休息。

  “你怎么不问问他供了谁出来。”张继科跟着他上了楼,顺手锁了卧室门,边扯领带边问进了更衣间的马龙。

  “我让人放好水了,你快去洗吧,今天很累了。”马龙却不理他,赶着他进了浴室。

  张继科也由着他赶,接过马龙递来的睡衣闪进了浴室,趁着放水的时间脱了衣服,水才刚刚打湿头发就听见吧嗒一声,马龙推门走了进来,水汽模糊了视线,正是情动之时。

  “他供了大昕。”马龙轻吻过张继科地耳廓,鼻息拂过上面的小小绒毛,一只手不安分地从他后腰划过。

  “..嗯..”张继科被他惹地低喘了几声,发出几个单音节的字作为回应。“龙爷真聪明。”

  浴室里一折腾自然不会短时间,第二日二人都起得晚了些,索性没什么事,各自驱车赶往各自本部,马龙刚在皮椅坐定小助理就进来通报说前几日抓住的卧底招了,说是肖门的方博,马龙心里隐隐有些困惑,张继科的电话刚好打了进来,让他下午带着许昕去一趟肖门,看来是已经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我知道了,下午1点我过去。”,马龙挂了电话,安排了一下下午的流程,在例行会议上安抚一下对方博略有不满的众人,留了许昕简单吃了午饭便带着他一起赶到了肖门。

  肖门这边对许昕态度自然也不会太好,但是有马龙挡在他身前便也没什么人敢造次,正好在张继科办公室门口碰见方博三人寒暄着跨进了张继科的办公室。

  “这件事怕是没这么简单,你们两个怕是被人盯了上,背后那人怕是想借这次离间我们二门,如今事情已发生,你们说话做事要格外小心。”简单分析了一下情形,马龙率先开了口,这两个小师弟都是他看着一路大起来的,到还真不是会做这种事的孩子。

  许昕和方博点头应了,然后二人自己讨论了下其他,一时倒也聊得欢畅,就是苦了各自的师兄,“龙,这样不行,我们得安排些人顺着对方的心愿往下走,不然怕是这件事没完。”

  “恩。”张继科觉得这事没这么简单,做了个简单的提议,马龙点头表示同意后就各自打电话部署了简单的局势,正巧肖门有事物处理,方博就带着马龙许昕去了后院的小花园,道哥见到几个熟人一下子兴奋地跑了过来,马龙任着它刨了几下便进了一旁给张继科准备的休息室,秦门事物也是一大堆,他得尽快处理。

  待张继科再命人传的时候已至傍晚,昕博二人年纪稍幼免不了贪玩,马龙便也放了他们二人自便,一人回了张继科办公室。 

  “父亲让你今晚回肖门吃饭。”张继科已穿好长风衣外套,站在办公室门口等着他,简单交换了个亲吻,“恩,到是很久没尝过父亲的手艺了。”

  肖战派了司机来接,二人便一同上了车,看着城中心地景色飞快向后倒去。

  几位师兄都去了别市的分部,张继科与马龙结婚后也搬了出去,肖战一人住在肖家本宅,偶尔得空便会亲自下厨让他们回去吃饭。

  “父亲。”张继科在厅口换了鞋,脱了外套便带着马龙去往二楼餐厅,肖战已坐在主位等着他们,见到他们二人上来,命下人开始布菜后便站了起来拍拍二人的肩,示意他们落座。

  “最近听说门内不太太平。”动了几筷子菜后,肖战便问起了这次的事情,虽是问门内,眼睛却转向马龙这边,马龙了然地点点头“是的,不过儿子已经布置了下去,也管教了下面乱说话的人,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碍。”

  “恩,方博自小长在国外,年前才回来,你和继科平时还是要多注意一下他。”这句话就亮明了肖战护自家徒弟的立场,马龙闻言点点头表示明白,便又动起了筷子。

  “继科你也是,这几日处理好门内,教导教导底下那群人,多做事少说话,别惹不必要的麻烦。”肖战又转向另一边的张继科,张继科应了一声,餐桌上一时又恢复了安静。

  “天色已晚,你们回去小心。”处理完公事,肖战还是那个疼自家儿子的老头,陪着二人聊了回天,看了看天色便赶着二人赶快回去。张继科帮着肖战收拾了烟盒,嘱咐自家老爷子少抽烟后便跟着马龙回了秦宅,简单冲洗后到时早早地歇了。

  果然不出张继科所料,不过三天时间,秦门的军火链便被人断了三条,极为规整,所有的线索一查到警方就戛然而止,顿时流言四起,秦门有的人想起前几日抓住地那个卧底,便认为是肖门所为,二门的关系蓦地紧张了起来。


刚好遇见你

  他真棒啊。






  两个大男人带个女孩最头疼的就是教育问题。


  男孩子和女孩子的教育方式虽没有什么大的不同,但是在某些小细节上还是十分令人头疼。


  他们而立之年刚过,事业有成也只是刚看见了个影子,放在家庭的精力多少会少些。


   “你说,她大了会不会介意我们。”张继科躺在床上玩手机,不知道刷到什么,转头问向旁边的马龙。


  “不会的。”马龙倒是回答的十分迅速,“豆豆这么乖,不会不明白的。”


  好吧好吧,你赢了啊女儿奴。


  他们曾商量过工作和家庭的分配问题,豆豆刚到家里的时候他们请过一段时间的保姆,但是豆豆总是不喜欢,他们一商量,也舍不得女儿幼时的记忆总是和保姆阿姨一起度过的,就没有再请保姆,两个人换着法子照顾女儿。


   张继科有个小师弟叫方博,跟着他一起在公司里工作,轮到张继科赶着回去照顾女儿的时候,总是他帮着处理剩下的事务。


  “诶,哥,我这忙可不是白当的,你可得让豆豆认我做干爹。”


  “干爹你就别想了,许昕老早预订了,不然你来做干妈吧。”


  “糙。”


  他们的日子就是这么吵吵闹闹的过了,女儿一天一天的长大,他们又开始担心起女儿的教育问题。


  马龙打了电话给母亲,张继科打了电话给父亲,把双亲的建议一汇总,列了清单记在脑子里,在生活的小事中一点一点教着豆豆明理,教着豆豆做人。


  但是孩子哪有那么好教呀,一会儿就蹦上了书台,一会儿又藏在了衣柜里,于是满屋子的“马糬”四处乱蹦。


  “马龙,你管不管你女儿了。”张继科抱着豆豆丢在地上的蜡笔,冲着站在一旁的马龙喊。


  “管,哪能不管。”马龙笑着抱过一旁的豆豆,耐心地告诉她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其实教育也不是很难。


  “豆豆,你会觉得没有妈妈在家里很奇怪吗。”上小学的豆豆还是走读,他们轮着来接,某天放学单位路上,看着豆豆的好友被妈妈接走,张继科忍不住问道。


  “不会啊,我有两个爸爸啊,隔壁小黑家里还有两个妈妈呢。”豆豆扯着他的衣角,回答着他的问题,暖暖的夕阳映在她的头顶。


  真是个小天使啊。


 

这么久热度没下去是幸事也是不幸
毒唯也好cp粉也罢 都要明白自己的立场
不要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别人
没有人会了解别人 正主的事永远不由我们来判断对错
胖球热度日高是国球的幸运
毒唯的不理智是球迷的不幸

张爱玲说 沿街的房子 不免吵闹一点 总不能因为这个 躲到楼上去吧

风波快过去吧

刚好遇见你

没有写段子的我
果然很辣鸡
你们不给我评论论
我就要闹了 (o`з’*)





  相亲的过程是简单重复的,交换姓名,家境,各自情况,和当初介绍人的介绍词比对,和的上的,和不上的。


  马龙觉得他们应该算是和的上的,虽然有一点尴尬。菜品上的很快,两人一边交谈,一边完成了进餐。没有不愉快的对话出现,两人都展现了无比的包容与乐观,看来都是以结婚为目的。


  “继科儿,我们过会去哪。”进餐完成,母亲并没有安排他余下的时间,马龙确定了张继科和自己有相同的想法后决定利用一下这个难得空闲的周末,与张继科增进一下感情。


  “我公司还有案子这几日要搞定,所以可能我要回公司。”张继科笑着摇了摇头,拒绝了马龙的提议,“不过我下周时间很空,不如选个地方,下周一起去吧。”


  马龙闻言只能作罢,对张继科提议表示接受,二人交换联系方式,叫来服务员买单后,就离开了饭店。


  “马龙,下次出来,带齐资料吧。”停车场在饭店后面的小巷里,还有一段路可走,两人并肩而行着。


  “…”马龙愣在了原地,看了眼张继科在黑暗中看不太分明的桃花眼。
  “好的,我会带齐资料的。”


马总和张总,见了一次面,定了下半生。


  “哥,周三一起去cub啊。”许昕趁着下班敲开了他办公室的门,他们还不算老,日常也是去去cub,年轻的生活。


  只是这次不行,张继科约了他周三出去,他看看了日程,正好没什么安排,嘱咐小助理推了几个晚餐,准备和张继科一起去解决终生大事。


  南方的春天离不开鲜花绿叶,大朵大朵的木棉花又是岭南地区的一大特色,他站在民政局门口等着张继科,一朵巨大的木棉花直直从树梢坠落下来。
  啪。


  鲜红的颜色,英雄花。


  风刮的大了,不断有着木棉花掉落下来,张继科的车恰好出现在拐角,马龙看着他的车想,这情景,真像是小时候读武侠小说,英雄出场的场景。


  “又见面了,马龙。”张继科笑着冲他走开,扬了扬手中的资料夹。


  马龙也扬了扬手中的资料,答了声“是呀, 继科儿。”便一起相携跨过了大门。


  从此以后,就是两个人的生活了啊。

 
 
 

刚好遇见你

   





  女儿的名字是张继科的导师研究生导师肖战取得,马糬,听起来特别像麻薯。


  “肖爸这名字取得,以后豆豆可别吃麻薯上瘾啊。”马龙抱着女儿,看着张继科整理着从肖战那里取得资料。


  “吃上瘾就让她吃嘛,大不了胖一点而已。”张继科笑着应了马龙,把最后一个文件夹推进书架。


  “话说回来,倒是没想到你的导师是肖老师。”马龙把女儿放进张继科怀里,却又站在一旁拿着小饼干逗她,惹得她不时咿呀几声表示抗议。


  “本科,研究生都是肖爸带着的,博士去了别的学校,导师也就跟着换了,诶,你别喂给她,待会又不吃饭了。”张继科抱着女儿躲开她龙爸的袭击 ,这孩子被他们带的总吃零食,再这样真要成小胖妞了。


  “秦老师以前还老说起你,说他好友的学生,我们怎么就是没有早一点认识。”马龙收了小饼干,走向厨房准备晚餐,想起了大学时候和导师闲聊时的话。


  “现在认识也不晚啊,你说是吧,豆豆。”张继科摇了摇女儿的手,“你看你龙爸去做饭了,豆豆晚上想吃什么呀。”


  “咿…咿呀,咿呀。”豆豆还不会说话,只是伸着小小的手指指着水池里的肉。


  “诶,马龙,你看看你女儿,就和你一模一样,就喜欢吃肉,不许做多了啊。”张继科笑着摇摇女儿,真是他亲闺女,这么像他。


  马龙应了一声,对呀,现在也不晚啊。





首页有没有宝宝想和我来一次联文呀w

刚好遇见你

  





  家里大部分家务是张继科做的,洁癖人设永不倒,除了买早餐这件事。


  小区楼下有家开了很久的早餐店,张继科和女儿都喜欢吃,只是两人都是赖床的主,买早餐的重任就落在了马龙身上。


  油条和豆浆打包好,再来份小笼包,清晨的水汽还没散去。


  回到家里,张继科和女儿还没起,难得周末,都想借机好好休息一下,马龙看了看阳台的小花圃,想了想似乎这几天都没怎么浇花,放下手中的早餐就拿了花洒慢慢地浇起花开。


  花是女儿买的,和众多青春期的少男少女一样,女儿总是在征求他们建议之后进行许多尝试,养花养宠物,只是到最后总是他们的任务。


   但家里总归多了几分烟火气。


  女儿晃晃悠悠地穿着睡衣从卧房走了出来,和他道了声早安,就拐进了洗手间。


  张继科又成了那个最晚起的人。


  “女儿都起了,你还不起。”马龙放下花洒,走进他和张继科的卧室,看了眼躺在床上的那人,拉开了窗帘。


  “起,这就起。”张继科其实一早就醒了,只是躺在床上懒得动,掀起被子走到和主卧配套的洗手间,哗啦哗啦的水声随机响起。


  “马龙。”他突然开口。


  “?”马龙拉开门看着他。


  “早上好。”一个吻轻轻落在他的唇角。


  又是一个周末的早晨。
 


不打算写长篇了,会陆续写些类似的小日常。
他们结婚之前的事也会慢慢写出来